复活在远方

2021-09-16 02:37  作者:夕枫香 18 Views 评论 0 条
点击下载

  走了很远,才知道,跟着你,我竟然走错了方向。那么,请给我一个倒退的罗盘,送我回起点,让我重新上路。可是,你摇摇头,走入林子深处,留下我一个人,木在半途,看着茫无涯际的夜色,流一身的泪。
  
  傍晚时分,去看春天的草。曾以为,那些冬日里枯死的草叶,不再会有复活的生机,根部长出的叶子一定是新叶。我蹲下身,想给自己的臆想寻找一个有力的佐证。没想到,那些从根部冒出来的绿色,流动的轨迹竟是枯死的草叶。这边一簇,下半是嫩嫩的绿黄,上半却是冬日的萎黄。那边一簇,只有靠近根部的是一抹微绿,大半叶子依然顶着冬日的色调。也有那么几簇,急性子人一般,大半叶子都深绿了,只有叶尖还残留着寒霜的印迹。
  
  这草们,竟是有复活的机会呀!秋季里,遇见寒气,它们便开始做过冬的准备。活跃在枝枝叶叶里的生命元素,有秩序地退回,退回到出发的起点,舔着渗漏的点点雪水,休养生息。待到来年地气上升,它们又顺着旧路,依次攀援,直到盈润每一支叶脉,每一根叶尖。所有的春花萎谢的日子,便是草们鲜亮大地的时候。它们,一定要比往年长得健旺。毕竟,还有哺育壮大的使命。
  
  所以,请你送我回起点,给我一次复活的机会。以后的路,就让我自己来走,不要任何人左右。我绝不会再选错方向。山那边,有我的三分耕田,一辆耕车。河水日日流淌,它流动得一点也不喧闹,静静的,缓缓的,如同我此刻渴望宁静的心。河里的鱼儿,想怎么游就怎么游,我不给它们规定种种范式,禁锢它们的天性,让它们有生存的痛点。夹岸的桃花,即便落英缤纷,我也不会伤感。我知道那是生命的流程应归的终点。我不会铲除桃树下的草棵,即便我唤不出它们的名儿,即便我不懂得它们交谈的密语,我依然会决绝地保护,耐心地倾听,不让它们受到半点损伤。
  
  我就是这么简单的人,就渴望着这么一个方向。你却把我推入名利的半途,然后丢下我,让我自己走。我如何走下去。这样走,即便我付出排山倒海的代价,最后收到的定是玉石俱焚的下场。那时,你会在哪里,会以怎样的表情面对我,会以怎样的手段收拾残局,我真的无法想象。
  
  总有些生命会死去,再也无法复活。比如杨柳的叶儿。它们逢春萌发,花絮飘飞。秋日里,它们不会像银杏叶子那般,早早萎黄,风干落地。秋风起来时,低垂的叶面随着柳枝攀上秋千架,悠悠地荡来荡去。你如果近身细听,一定能听到它们化秋的美妙歌声。冬日里,死亡来临时,它们的神情是静美的,闪着来自天国的圣洁的光辉。它们飘落的身姿,有着雪花的绝艳。这样的死亡态度,是尽享生命自由选择后的必然结果。虽然不能再生,但这样的活着,即使单行道,也走得毫无怨悔。
  
  有一个女孩,大地震时,死去了父亲。震下去的,还有盖到半截的新瓦房。她和母亲住在赈灾棚里,吃着政府的救济粮。夜夜入睡前,母亲都会说一句话,等你睡醒了,你的父亲就会活过来,帮我们盖好房子。女孩很听话,睡得很安稳。一天早晨,女儿醒来后,头晕晕的,怎么也爬不起。母亲吓坏了,赶快送她去医院。一检查,恶性肿瘤,晚期。女儿一清醒,就问自己的父亲活过来没有。母亲不敢对视女儿眼睛,转过身不停地抹眼泪
  
  怎么可能活过来呢?人死不能复生,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人的复活,只是精神的复活,消亡的肉体会化为尘埃,随风飘散。即使身体中不死的因子附着在草叶上,那也得千万个因子的重新排列组合,才能重建一个新的生命体。而此时的生命体早已失却了原来的模样。
  
  所以,人是不能和草叶相提并论的。草叶的复活包含着肉体的复活,而人的复活只能是精神的复活。那么,我奢望的复活岂不是镜花水月?退回原点的想法岂不是痴心妄想?
  
  现在,我要如何走下去,才能回归到我的方向,顺意了我的本性?你隐身得如此干净,留下的路毫无拐弯的迹象。头顶的太阳不管不顾地斜下去,斜到密林的深处。老鸦绕着旧式的坟茔漫叫了一圈,飞到夜色里去了。我在草叶寸寸饱满的生命里矮下去,矮下去了……
  
  字数:1556字
  
  2011.4.9.11.30
  
  

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散文编辑:可儿)

本文地址:/173640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22美文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********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夕枫香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