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城飞絮泡桐花

满城飞絮泡桐花

周末去外地踏青,见到一处柏油路两边,一排排高大的泡桐,两边张开的枝条上,那些花絮如降落伞,在半空漫天飞舞着,不禁我就想到故乡的泡桐。 故乡在小县城,一条主街,两...
《树》——王蒙

《树》——王蒙

世界上什么最美丽?天、海、星星、山、雪花和树木。 最亲切的,随时可以看见,可以触摸,可以接受它好意的荫庇(yìn bì),可以欣赏它的千姿百态,可以与它相对、相...
《香鱼的故乡》——林清玄

《香鱼的故乡》——林清玄

在台北的日本料理店里有一道名菜,叫“烤香鱼”,这道烤鱼和其他的鱼都不一样;其他的鱼要剖开拿掉肚子,香鱼则是完整的,可以连肚子一起吃,而且香鱼的肚子是苦的。苦到极...
一生!

一生!

一生,很短, 浩然天地间匆匆一瞥; 一生,很长, 柴米油盐中茫然四顾。 一生,简单, 春夏秋冬交替轮换; 一生,艰难, 寒来暑往奔波劳苦。 花开一季,败了,来年...
冬天最美的意境  ——雪、树、还有你和我

冬天最美的意境 ——雪、树、还有你和我

寒枝瘦影,茕茕孑立,孤独而绝美。褪去一身繁华,用简约的线条,勾勒出冬的风骨。是荒凉,没有一丝牵绊。是枯寂,不留一叶浮华。今夜,夜很静,静得只听见雪花飘落,和自己...
觉者的自由

觉者的自由

人生99%的自我牺牲式的爱都是没有必要的,人生99%的自我憋屈式的忠都是没有必要的,人生99%的自我损耗式的执都是没有必要的,人生99%的自我压抑式的框都是没有...
想要亲吻岁月的额头

想要亲吻岁月的额头

想要亲吻着岁月的额头,想要让时间为我停留,想要让闲愁,可以随风漂流,不会停留在我的眉头,也不可能会落在我的心头。曾经坐在心湖边上,看着水纹荡漾;端着一杯清茶,淡...
自曹可凡所著《我认识一些深情的人》

自曹可凡所著《我认识一些深情的人》

12月28日,钢琴家傅聪因感染新冠病毒在英国去世,享年86岁。本文摘录自曹可凡所著《我认识一些深情的人》。 傅聪先生的脾气坏是出了名的。音乐会上,哪怕是微弱的耳...